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婚姻社工重系断掉的红线

2013-12-24 10:04   婚姻家庭工作委员会 投搞 打印 收藏

0

婚姻社工重系断掉的红线

0823280

“我老公有暴力行为,会在身体上侵犯我……”

“您结婚几年了?有孩子吗?多大?”

“8年了,有个女孩,7岁了……”

“您的丈夫长期无法得到关爱,才会用暴力宣泄不满。您总和孩子睡在一起,就和丈夫形成了一种敌对。建议您让孩子退出,和丈夫睡在一张床上,三个人回归‘等边三角形’的状态,多和对方沟通。”……

这是一个长达26分钟的电话。

这样的电话每天会打进好几个,电话线的一端是处于“感情漩涡”中的苦恼者,另一端则是为出现问题、甚至濒临破裂的家庭把脉治疗的“婚姻社工”。

昨天,本报记者走进位于建国门外大街的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婚姻家庭工作委员会,亲历和见证了社工们忙碌而充实的工作。

“婚姻社工”纯公益 你打电话我付费

民政部门表示,今年北京将大力引入社工等专业力量开展婚姻家庭辅导。和人们通常理解的“街道调解员”不同,这里的“婚姻社工”是婚姻家庭工作委员会“家和工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由具有一定专业能力、经过系统基础培训的社工人员,对有需求的人群进行初步的问题诊断,并线上提供心理咨询、家庭调节和情感疏导等免费服务,能够有针对性地给出合理有效的建议。

6位专职工作人员和9位“解答专家”组成了这个婚姻社工团队。“解答专家”们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如婚姻咨询师、心理咨询师、律师等,平均每周抽出一天时间,发挥自己的专长来做社工。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社工专业的学生、专业人士等不定期地过来服务。寻求“婚姻社工”的帮助主要是通过拨打全国统一的“家和关爱电话”4000-81-4000,每天9时至21时有专人接听,节假日不休息。

关爱电话2011年11月8日开通,目前“婚姻社工”已经为200多起咨询提供了帮助,仅去年12月接到的电话就达到122个。值得一提的是,关爱电话采用“被叫方付费”的模式,求助者拨打这个电话是完全免费的。婚姻家庭工作委员会的全体员工每人拿出自己工资的5%来支付话费,保证提供的服务是纯公益性质,将关爱进行到底。

电话“诊疗”纯义务 专家沟通解心结

心理咨询师魏春红2008年创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同时也是一名“婚姻社工”。每周她会安排时间阅览婚姻家庭工作委员会接到的来电记录,并回拨给致电人,在电话中进行婚姻诊断与辅导,若有需要再与致电人面谈,而这些全部是她的义务劳动。记者到来时,魏春红正埋头翻看着厚厚的电话记录,时不时地做个记号。

“这几个情况比较特殊,我打算回拨过去和他们聊聊看。目前中国人进行心理咨询还是存在障碍的,总觉得‘家丑不可外扬’,怎么找,要找谁,也都不是很清楚。”魏春红说。

“电话是个很好的方式,反正我们互相看不到,有什么问题都能谈。”除了隐私顾虑外,经济因素也是重要的考量。“市场上对于心理咨询的收费标准从每小时300元到一两千元不等,对普通百姓来说还是挺高的。打电话来找我们,就免去了这笔费用,能让越来越多有需要的人得到帮助。”

见多了各式各样的婚姻问题,魏春红总结出婚姻产生危机的根本。“经济问题、性的问题等等,都只是表象,关键在于对方感受不到被认可和理解。常问问自己,对方和我在一起是什么状态,开心吗?放松吗?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就能发现许多平时难以察觉的隐患。”

提供一个宣泄渠道 “耐心地倾听就够了”

被大家亲切称作“桃子”的赵桃今年27岁,中等个头,梳着马尾,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质朴又斯文。和魏春红那种“义务社工”不同,她是婚姻家庭工作委员会的专职社工师。大学毕业后就在社工协会工作,现在已经是个有着三年从业经验的中级社工师了。虽然还没有结婚,说起“围城”内外的家长里短,“桃子”却也头头是道。

“80%的离婚案其实都能劝好。”“桃子”推推眼镜,“大多数要离婚的都是为了钱、为了孩子、为了鸡毛蒜皮的事儿吵架,冲动起来就有动手的,但没什么本质上的问题。”对“桃子”而言最难劝的,就是“出轨”了。“也要分情况对待,如果出轨的是男方,相对好劝。男人一般是在寻求刺激,很少动真情。女人容易付出真感情,就很难回头了。我一般会先回溯到那个时间,再了解此前双方有没有什么冲突,可能是什么原因导致出轨等等,对症下药吧。”

和其他“婚姻社工”一样,“桃子”力图帮助当事人双方做出最理智的决定。一位男士让“桃子”印象很深,他结婚近十年一直没有孩子,妻子出轨三年多,他却拖着不肯离婚,不是因为感情,而是觉得放不下男人的面子。打电话的时候男士不停地说,“桃子”只是安静的倾听,时不时地表示赞同。过了一段时间男士专门打电话来道谢,说自己谈完后已经放下了,与妻子和平离了婚,现在觉得很轻松。“有些人已经想了很久,什么道理都懂,我们其实不用劝什么,给他一个宣泄和表达的渠道,耐心地倾听就够了。”

职业习惯使然,“桃子”和男友相处的时候很会换位思考,两人之间鲜有矛盾。“总劝人劝的,脾气和耐心特别好,社工的情商比较高吧。”她笑着说。

北京市民政局2月发布数据,2011年北京离婚登记32998对,增长幅度创自2004年起八年以来的最低值,采访中大家对此都很开心。“我觉得多少能作出点贡献吧。”婚姻家庭工作委员会总干事顾秀琴说,“我们家和工程里包括婚姻社工、关爱电话在内的系列服务起步不久,坚持下去,一定能给更多家庭带来幸福。”本版文字 J238

“感情也会‘伤风感冒’,

有了问题早点治”

讲述人

顾秀琴 婚姻家庭工作委员会总干事

“婚姻是社会和谐的第一道保障,很多来我们这儿的人,都是一种濒临崩溃的状态。”婚姻家庭工作委员会总干事顾秀琴说,“和治病一样,感情也会‘伤风感冒’,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有了问题早点治,任其恶化下去,变成‘癌症’就难办了。我们不追求单纯的劝和率,而是要化解矛盾,回归和谐。”

故事一: “破镜重圆”是最圆满的结局

“破镜重圆”是“婚姻社工”最希望看到的,顾秀琴为记者讲述了一个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故事:一对夫妻从农村到城市,从拮据到富裕一路奋斗过来,养育了一双儿女。就在生活看起来幸福圆满的时候,年近四十的妻子居然和一个北京人“网恋”了,要去寻求自己的爱情。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一个大男人就在电话里哭了起来。

“那位男士很豁达,也比较理性。他甚至说,既然妻子执意要去见网友,就陪她去。要是她走了就死心,要是她愿意留下,就继续过日子。我们能体会到这位丈夫是真心想挽回婚姻,也愿意为之努力的。”问他知不知道妻子的需求,有送过她礼物吗?有带她出来玩吗?平时会说些甜蜜的话给妻子听吗?他都说没有。于是“婚姻社工”建议他想想,妻子是真的幸福,还是你自己以为的幸福?不要以为经济上的富足就能代表一切。经过“婚姻社工”的帮助和自身努力,这位男士成功挽救了自己的婚姻。

故事二:不是所有的“红线”都接得上

当然,劝解并非万能,也不是所有的“红线”都接得上。顾秀琴向记者讲述了另一个故事:“有个老大爷,69岁了,跑到我们这儿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老婆跑了,孩子也不管自己。”顾秀琴说,“凭我们的经验,女人到了60多岁不会无故离开家庭,这位老大爷身上肯定有问题。”经过细致了解,“婚姻社工”发现老人的妻子年轻时曾有过一次越轨行为,让老人耿耿于怀,40多年也放不下。“真的是逮谁跟谁说,孩子、亲戚、朋友都知道。后来他疑心更重,臆想老太太跟妹夫有不端行为,还非让老太太写保证,孩子就把母亲接走了。”

经过三轮劝解,老人的亲戚、子女终于从避而不谈变为愿意面对。老人的女儿不希望父母回到一起,因为“妈妈这些年受了太多苦,现在只想让她安度晚年。”“婚姻社工”判断老人已经产生了一定的心理疾病,建议双方暂时分居,同时对老人采取相关治疗,获得了老人家属的认可。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