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凤泊:养老地产需标准化老人安定则社会稳定

2013-12-11 15:01   中国日报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如何去盯住老人的思想观念,他们的生理、心理的需求,特别是如何盯准他们的钱包,花多少钱,要很深刻地做功课。

2013123112239571

中国日报网:朱总您好,请问您作为长期奋斗在中国养老第一线的人,您认为现阶段哪些因素制约了中国养老事业的发展?

朱凤泊:首先,我国是刚刚步入老龄化。过去,不论是从政府层面、社会层面、还是从企业层面,我们都没有做好相应的思想准备和物质准备,所以有点猝不及防。老龄化来了,来了以后又这么严重,大家虽然是纷纷上马,可是不会做,没有经验。现在养老产业最缺失的是政策配套、商业模式、养老设施发展的总体规划和一些相关规定。这些内容的缺失持续了一个时期,这就是大家做养老感到力不从心的一个主要原因。

其次,当今的老人主要是中高龄老人,这些老人基本是建国前出生的。无论从思想理念、传统观念、还是文化素质决定了他们很难走出家门。但另一方面讲,建国前出生的这批老人仍然是养老市场的尖兵,养老方面有巨大的需求。我们就感觉到一个是政策空间和环境还没有打造好,另一个是养老产业的商业模式也没有成熟起来。所以,大家觉得目前做养老很有难度。

中国日报网讯(记者李昊):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日报网《董事长对话》栏目,本期我们请到了北京太阳城董事局主席朱凤泊先生,为我们讲一讲中国养老地产未来的走向,下面请朱总向网友问好。

朱凤泊: 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朱凤泊。

中国日报网: 朱总您好,请问您作为长期奋斗在中国长期第一线的人,您认为现阶段哪些因素制约了中国养老事业的发展?

朱凤泊: 我感觉首先中国是刚刚步入老龄化。过去从政府层面、社会层面、还有企业层面,我们很少做到思想准备和物质准备,所以猝不及防。老龄化来了,来了以后又这么严重,大家当然是纷纷上马,可是不会做,没有经验。所以现在缺失的是政策配套,缺失的是商业模式,缺失的是养老设施发展的一个总体的规划和一些相关规定。这些内容在最近一个时期,大家想做,却力不从心,这是一个主要因素。

第二个就是,现在的老人主要都是中、高龄老人。这些老人基本都是建国前出生的,无论是从他们的思想理念,传统观念,还有文化素质的决定,还有消费能力等等,这些因素的制约,让他们也很难走出家门。虽然一方面有需求,那么另外一方面呢,建国前出生的老人仍然是消费市场的坚冰,很难撬动。所以会感觉目前做养老有因难。

中国日报网:您讲到中国现在的养老市场是一个刚刚起步的阶段,但是据我所知太阳城已经第一线奋斗了13年了,您在13年中,太阳城在养老产业领域已经总结出哪些经验?

朱凤泊:太阳城的经验确实是值得重视和探索,倒不是因为是我做的,重要是我做了13年。这13年当中留下了很多的痕迹,特别是形成今天这样一个局面的时候,可以看到前期对于这个项目投入的心血,哪些是成功的,哪些是失败的。其实正反两个方面的经验教训,才可以提炼出切实可行的发展模式。至于太阳城做的最早,13年前就开始启动,应该说在做大型养老设施,养老综合体,太阳城是第一个吃螃蟹的,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可谓是勇敢。流传过一个故事,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把他当一个可怕的动物,壳硬,爪尖,这个东西怎么能吃呢?但是毕竟有第一个吃螃蟹的,我们撬动这个市场做养老模式的时候也是这样。首先在13年前,我们当时是背着矿泉水,将近一年的时间内,我们每个周末都去上景山,和老人沟通、座谈。我们发了两万份问卷,其中有效问卷拿回来了8000份,得到的信息大多数老人不愿意出门,因为养儿防老在他们这一代,这是祖辈留下的一个观念,我养儿子干嘛? 我养了这么多孩子干嘛?不就是为了养我的吗?我不能到老了我出去,所以绝大多数不愿意出门。

但是我们发现当中有一部分愿意出门的,是什么人呢?主要是高知人群: 比如说大学学历以上的,有的是退休的工程师、有的是科学家、有的是政府官员、有的是教师等等,就是知识文化层次高的愿意出门,这是第一部分。然后我们这个问卷里还发现愿意出门的人,单身的愿意出门,因为在家一个人他很孤闷,时时的看着家里的摆设,看着家里的东西,总是留下了另一半的影子,所以心里是痛苦的,他们愿意换一个环境,不能让自己总在这种痛苦的回忆中生活。

那么还有一个呢?我们发现,他们对走出来,花多少钱很在乎,比如说夫妇两个人走出来的,他们不愿意把两个人的收入全部当做养老费用,他们一定要给自己留下一部分钱可支配,一部分钱作为进入养老机构的费用。我们当时这个理念叫做什么?叫「打造一个钱包的养老空间」。比如说一对夫妇俩人的退休金是4000块钱,我们不能打造这个房间是4000块钱收费的,一定是2000块钱的,那么2000块钱应该做成什么样的? 今天你就大家看到的太阳城的银龄公寓的AB栋,属于老人们的居住的私密空间比较小,才20多平方米。那么这个费用大大的下来了,他们花的钱就可以少。但是他们集体活动、交流的空间大,因为他们住进养老机构就是不愿意封闭自己,而愿意跟更多地老年朋友一起来活动、一起来学习。所以我们打造了20几个兴趣小组,包括电子琴、舞蹈、吃喝社、书画社、网络大学、手工组、模特班等等。那么这部分空间大。老人是喜欢的。根据前期的调查、调研,我们打造这个产品,今天确确实实感受到当时的工夫没有白费,老人非常喜欢。我们基本上建好之后投入使用,都不足一年一栋楼就住满了。陆陆续续的,现在太阳城这几栋楼都住满了,后来不得不把我们原来的办公楼也改造成老年公寓。下一步要把我们俱乐部的客房,原来是准备多元化的经营发展,把它作为一个会议的载体,有客房,现在也要把它改造成老年公寓的用房了。因为现在我们向阳房要排队两年才能住进来,我们不想让老人这样去翘首以盼,所以我们想尽快地能拿出一些设施。

太阳城调研的根本,如何去盯住老人的思想观念,他们的生理、心理的需求,特别是如何盯准他们的钱包,花多少钱,要很深刻地做功课。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老年公寓是做不好的。

中国日报网:您讲到中国现在的养老市场是一个刚刚起步的阶段,但是据我所知太阳城已经第一线奋斗了13年了,您在13年中,太阳城在养老产业领域已经总结出哪些经验?

朱凤泊:太阳城的经验确实是值得重视和探索,倒不是因为是我做的,重要是我做了13年。这13年当中留下了很多的痕迹,特别是形成今天这样一个局面的时候,可以看到前期对于这个项目投入的心血,哪些是成功的,哪些是失败的。其实正反两个方面的经验教训,才可以提炼出切实可行的发展模式。至于太阳城做的最早,13年前就开始启动,应该说在做大型养老设施,养老综合体,太阳城是第一个吃螃蟹的,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可谓是勇敢。流传过一个故事,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把他当一个可怕的动物,壳硬,爪尖,这个东西怎么能吃呢?但是毕竟有第一个吃螃蟹的,我们撬动这个市场做养老模式的时候也是这样。首先在13年前,我们当时是背着矿泉水,将近一年的时间内,我们每个周末都去上景山,和老人沟通、座谈。我们发了两万份问卷,其中有效问卷拿回来了8000份,得到的信息大多数老人不愿意出门,因为养儿防老在他们这一代,这是祖辈留下的一个观念,我养儿子干嘛? 我养了这么多孩子干嘛?不就是为了养我的吗?我不能到老了我出去,所以绝大多数不愿意出门。

但是我们发现当中有一部分愿意出门的,是什么人呢?主要是高知人群: 比如说大学学历以上的,有的是退休的工程师、有的是科学家、有的是政府官员、有的是教师等等,就是知识文化层次高的愿意出门,这是第一部分。然后我们这个问卷里还发现愿意出门的人,单身的愿意出门,因为在家一个人他很孤闷,时时的看着家里的摆设,看着家里的东西,总是留下了另一半的影子,所以心里是痛苦的,他们愿意换一个环境,不能让自己总在这种痛苦的回忆中生活。

那么还有一个呢?我们发现,他们对走出来,花多少钱很在乎,比如说夫妇两个人走出来的,他们不愿意把两个人的收入全部当做养老费用,他们一定要给自己留下一部分钱可支配,一部分钱作为进入养老机构的费用。我们当时这个理念叫做什么?叫「打造一个钱包的养老空间」。比如说一对夫妇俩人的退休金是4000块钱,我们不能打造这个房间是4000块钱收费的,一定是2000块钱的,那么2000块钱应该做成什么样的? 今天你就大家看到的太阳城的银龄公寓的AB栋,属于老人们的居住的私密空间比较小,才20多平方米。那么这个费用大大的下来了,他们花的钱就可以少。但是他们集体活动、交流的空间大,因为他们住进养老机构就是不愿意封闭自己,而愿意跟更多地老年朋友一起来活动、一起来学习。所以我们打造了20几个兴趣小组,包括电子琴、舞蹈、吃喝社、书画社、网络大学、手工组、模特班等等。那么这部分空间大。老人是喜欢的。根据前期的调查、调研,我们打造这个产品,今天确确实实感受到当时的工夫没有白费,老人非常喜欢。我们基本上建好之后投入使用,都不足一年一栋楼就住满了。陆陆续续的,现在太阳城这几栋楼都住满了,后来不得不把我们原来的办公楼也改造成老年公寓。下一步要把我们俱乐部的客房,原来是准备多元化的经营发展,把它作为一个会议的载体,有客房,现在也要把它改造成老年公寓的用房了。因为现在我们向阳房要排队两年才能住进来,我们不想让老人这样去翘首以盼,所以我们想尽快地能拿出一些设施。

太阳城调研的根本,如何去盯住老人的思想观念,他们的生理、心理的需求,特别是如何盯准他们的钱包,花多少钱,要很深刻地做功课。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老年公寓是做不好的。

从那一年起第二年,我当时在公安局工作,我在北京市公安局干的也不错,我那会儿提了副科长,也是干的如日中天。可是我也干不下去了,所以第二年我毅然决然地下海,用了13年的时间打拼,捞了第一桶金,所以在2000年的时候我就开始做这样一个养老的项目。有钱了,我没有想去做普通房地产,有钱了,我也没想把它当做一种消费的资格,其实我的生活很简单,除了吃、穿、用、开车、住房,我没有任何的开销,我全部把钱投在太阳城的养老设施上。我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是回报我的父亲,但是随着后面时间的延续,让我感受到我把对父亲的这份歉疚已经变成了对更多老人的一个责任,一份爱。所以在太阳城做的任何一个设施里都能够找到我父亲去世的影子,比如说太阳城里家家户户有紧急呼救按纽。这在2000年的时候开始思考,这样的设施,当时找起来很难很难。这就是我体会到我父亲如果能够紧急呼救到我,我能赶到他身边,或医生赶到他身边。另外我要做一个医院,为什么才32万平米的这样一个社区就做一个一万平米的医院? 就是考虑到老年社区一旦有突发病,要抢救他,第一时间把他抢救回来。

我们这里提供老人活动的空间,进行交流,也是根据我父亲的生活状态。我母亲去世比较早,我父亲一直一个人在家,有时候回到家里头,天已经很黑了,灯还没开,我父亲一个人漆黑的屋里头坐在那发愣。我就感受到老人不能在这样的封闭的空间,封闭自己的心灵,所以我做了很多很多的老人的活动空间,那么这一切一切可能也是一个灵魂的召唤吧,也是一种家庭不幸的体会。后来把它变成了一种责任,最终上升成为一个模式,所以太阳城走到今天,最终我们体验的是如何为老人服务的一个模式。

从那一年起第二年,我当时在公安局工作,我在北京市公安局干的也不错,我那会儿提了副科长,也是干的如日中天。可是我也干不下去了,所以第二年我毅然决然地下海,用了13年的时间打拼,捞了第一桶金,所以在2000年的时候我就开始做这样一个养老的项目。有钱了,我没有想去做普通房地产,有钱了,我也没想把它当做一种消费的资格,其实我的生活很简单,除了吃、穿、用、开车、住房,我没有任何的开销,我全部把钱投在太阳城的养老设施上。我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是回报我的父亲,但是随着后面时间的延续,让我感受到我把对父亲的这份歉疚已经变成了对更多老人的一个责任,一份爱。所以在太阳城做的任何一个设施里都能够找到我父亲去世的影子,比如说太阳城里家家户户有紧急呼救按纽。这在2000年的时候开始思考,这样的设施,当时找起来很难很难。这就是我体会到我父亲如果能够紧急呼救到我,我能赶到他身边,或医生赶到他身边。另外我要做一个医院,为什么才32万平米的这样一个社区就做一个一万平米的医院? 就是考虑到老年社区一旦有突发病,要抢救他,第一时间把他抢救回来。

我们这里提供老人活动的空间,进行交流,也是根据我父亲的生活状态。我母亲去世比较早,我父亲一直一个人在家,有时候回到家里头,天已经很黑了,灯还没开,我父亲一个人漆黑的屋里头坐在那发愣。我就感受到老人不能在这样的封闭的空间,封闭自己的心灵,所以我做了很多很多的老人的活动空间,那么这一切一切可能也是一个灵魂的召唤吧,也是一种家庭不幸的体会。后来把它变成了一种责任,最终上升成为一个模式,所以太阳城走到今天,最终我们体验的是如何为老人服务的一个模式。

中国日报网: 请问朱总,咱们「百年计划,全球联盟」,相比我之前传统对养老机构,它具备的哪些优势?

朱凤泊: 是这样,中国老年人口总的基数大,但是不可能人老了以后全部到机构去养老。我们不可能去做,去准备两个亿、三个亿、四个亿的养老床位,这是不可能的,绝大多数老人还是在家养老。现在在家养老已经成为政府发展养老的一个布局,大家都知道9073,就是90%的老人叫家庭养老,7%的老人通过社区的服务实现协助养老,只有3%的老人进入养老机构实现照护服务的养老。从这个数字来看,绝大多数老人是在家。那么我们「百龄计划·全球联盟」,和「百龄计划·康乃馨行动」,就是把养老机构和上门服务有效地结合起来。我们每做一个养老机构都可以辐射他的周边居民区域,我们除了对机构老人服务好,我们可以把我们的服务延伸到机构之外。比如说我们把机构作为中心一个点的话,他可以方圆50平方公里,他可以提供上门服务,而这种上门服务的支撑是什么呢? 是能够实现紧急救援。大家可能知道五助的内容,五助是助洁、助餐、助浴、助急,还有助医,其中助医和助急这两块基本上是老人家庭都是特别需求的。紧急情况下,有的子女远距离就业,有的子女虽然在本市,但是他要赶回老人身边可能需要很长时间。那么如何捕捉老人有危急情况呢?我们通过科技产品,一种腕表,有SOS的紧急呼救,有亲情号码,有GPS定位,有提醒吃药,提醒看病,提醒检测的这些功能。运用这样一个科技的产品,用移动互联网,云技术,还有物联网的技术,把它和我们的服务队伍,和医院结合起来,我们就能够做好维护他的健康,检测他的健康状况,和在紧急情况下实现救援。

康乃馨行动是在机构组织成立一个庞大的小红帽上门服务队伍,背着这个设备,背着仪器上门提供这样一个健康检测,同时给他家里打扫卫生。更重要的,要进行精神慰藉,和老人聊聊天,说说话。有的家庭子女一两周才看一下老人,而我们一周可以去两次,在这样的情况下让老人能够精神愉悅的生活,这就是产品一。另外我们针对50后将陆陆续续的,一年接一年的从岗位上退下来的初老人。由于他们都是独生子女家庭,这一代人,家庭养老已经被严重地弱化。在家庭养老之后,子女轮换去赡养老人已经不可能了。在这种情况下,这些老人对养老的需求,更多元化,多样化。比如在他刚刚退休的时候,他第一要好好维护维护,修理修理自己的身体健康,这个状况。如何把健康状况,把他调节好?除了我们说的常态的到医院去看看病,更重要的是要把他各项生命指标把他累积起来,常年的累积,半年一次评估。这样的话,能够透过简单地检测,实现长期的跟踪,如此就可以对他的健康状况实现捕捉、评估,评估之后就可以实现维护。此外,还会做围绕健康的一系列动作,50后有这个需求,这个需求也是通过刚才我讲的腕表检测仪,云技术,互联技术来实现的。

他们退休之后有时间,有精力,要游遍全国的好山好水好地方,甚至出国到其他地方。基于这两块老人,一个是现在的中高龄老人,和我们现在把50后叫初老人,这两块的需求我们就打造了双核产品,所以它叫「百龄计划·康乃馨行动」,「百龄计划·全球联盟」。这两块内容是不同的指向,服务不同的人群,他们都有各自的承载体。什么叫承载体呢? 就是我们把为50后服务的联盟组成的全国各地的养老机构。现在组织了30家,但是未来几年我们可能要达到几百家,实现了50后走遍全国,走遍全球的疗养度假的需求目标。

这个康乃馨行动的载体就是一个一个上门服务的社区服务小组。由我们培训的专门人员上门提供五助服务,他们有不同的载体和不同的服务工具。但重要的是,我们都要让老人们,不管他是高龄老人还是中龄老人,还是50后初老人,能夠打理他们的身心健康和身理健康,让他们能够多活几年,健康地多活几年,冲刺百岁,所以他叫“「百龄计划」。

中国日报网: 请问朱总,咱们「百年计划,全球联盟」,相比我之前传统对养老机构,它具备的哪些优势?

朱凤泊: 是这样,中国老年人口总的基数大,但是不可能人老了以后全部到机构去养老。我们不可能去做,去准备两个亿、三个亿、四个亿的养老床位,这是不可能的,绝大多数老人还是在家养老。现在在家养老已经成为政府发展养老的一个布局,大家都知道9073,就是90%的老人叫家庭养老,7%的老人通过社区的服务实现协助养老,只有3%的老人进入养老机构实现照护服务的养老。从这个数字来看,绝大多数老人是在家。那么我们「百龄计划·全球联盟」,和「百龄计划·康乃馨行动」,就是把养老机构和上门服务有效地结合起来。我们每做一个养老机构都可以辐射他的周边居民区域,我们除了对机构老人服务好,我们可以把我们的服务延伸到机构之外。比如说我们把机构作为中心一个点的话,他可以方圆50平方公里,他可以提供上门服务,而这种上门服务的支撑是什么呢? 是能够实现紧急救援。大家可能知道五助的内容,五助是助洁、助餐、助浴、助急,还有助医,其中助医和助急这两块基本上是老人家庭都是特别需求的。紧急情况下,有的子女远距离就业,有的子女虽然在本市,但是他要赶回老人身边可能需要很长时间。那么如何捕捉老人有危急情况呢?我们通过科技产品,一种腕表,有SOS的紧急呼救,有亲情号码,有GPS定位,有提醒吃药,提醒看病,提醒检测的这些功能。运用这样一个科技的产品,用移动互联网,云技术,还有物联网的技术,把它和我们的服务队伍,和医院结合起来,我们就能够做好维护他的健康,检测他的健康状况,和在紧急情况下实现救援。

康乃馨行动是在机构组织成立一个庞大的小红帽上门服务队伍,背着这个设备,背着仪器上门提供这样一个健康检测,同时给他家里打扫卫生。更重要的,要进行精神慰藉,和老人聊聊天,说说话。有的家庭子女一两周才看一下老人,而我们一周可以去两次,在这样的情况下让老人能够精神愉悅的生活,这就是产品一。另外我们针对50后将陆陆续续的,一年接一年的从岗位上退下来的初老人。由于他们都是独生子女家庭,这一代人,家庭养老已经被严重地弱化。在家庭养老之后,子女轮换去赡养老人已经不可能了。在这种情况下,这些老人对养老的需求,更多元化,多样化。比如在他刚刚退休的时候,他第一要好好维护维护,修理修理自己的身体健康,这个状况。如何把健康状况,把他调节好?除了我们说的常态的到医院去看看病,更重要的是要把他各项生命指标把他累积起来,常年的累积,半年一次评估。这样的话,能够透过简单地检测,实现长期的跟踪,如此就可以对他的健康状况实现捕捉、评估,评估之后就可以实现维护。此外,还会做围绕健康的一系列动作,50后有这个需求,这个需求也是通过刚才我讲的腕表检测仪,云技术,互联技术来实现的。

他们退休之后有时间,有精力,要游遍全国的好山好水好地方,甚至出国到其他地方。基于这两块老人,一个是现在的中高龄老人,和我们现在把50后叫初老人,这两块的需求我们就打造了双核产品,所以它叫「百龄计划·康乃馨行动」,「百龄计划·全球联盟」。这两块内容是不同的指向,服务不同的人群,他们都有各自的承载体。什么叫承载体呢? 就是我们把为50后服务的联盟组成的全国各地的养老机构。现在组织了30家,但是未来几年我们可能要达到几百家,实现了50后走遍全国,走遍全球的疗养度假的需求目标。

这个康乃馨行动的载体就是一个一个上门服务的社区服务小组。由我们培训的专门人员上门提供五助服务,他们有不同的载体和不同的服务工具。但重要的是,我们都要让老人们,不管他是高龄老人还是中龄老人,还是50后初老人,能夠打理他们的身心健康和身理健康,让他们能够多活几年,健康地多活几年,冲刺百岁,所以他叫“「百龄计划」。

中国日报网: 您也知道北京太阳城现在在业内的成果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但是现在我们「百龄计划·全球联盟」正在打造一个中国太阳城的这么一个概念,请问我们中国太阳城的就会为我们联盟内的成员提供哪些帮助?

朱凤泊: 北京太阳城走过了13年,首先这个是属地的,不便于一个品牌的落地,这是其一。另外北京太阳城已经被业界和社会的一部分群体所接受,大家喜爱这个品牌,喜爱这个称呼。那我们考虑,不断地去发展壮大它,去做强做大它,同时也需要去维护这块品牌。而简单地维护北京太阳城,好像只是焊在了北京这块区域,我们应该建设全国联盟,它应该是国字头的,所以我们就注册一个中国太阳城。最近我们完成了这样的注册,叫「中国太阳城」,以后每个项目在冠名的时候,前面可以是它的属地加它的项目名称,后面就是中国太阳城。比如说刚刚送走了河南项目,它叫周口义新,那么它就可以叫「周口义新·中国太阳城」。比如在新疆,新疆的项目叫青湖园,那我们就可以叫「新疆青湖·中国太阳城」,以便于通过品牌冠名一体化的运作。当然我们内容是执行统一,执行标准等等。所以中国太阳城这块品牌可能从今后它会取代北京太阳城。

中国日报网: 朱总您刚才跟我们讲过的这些,包括太阳城,北京太阳城,中国太阳城这种模式是非常科学的,我们也希望它可以走的更远,所以我们就比较关心我们这个模式是否能够长期发展。当时我们也讲过,根据中国未富先老的国情,导致我们中国的养老地产只有自持为主他才可以发展下去,但是自持就会面临着需要大量地资金投入。那当我们的地产项目做的越来越大的时候,我们如何保持好资金链稳定健康的

朱凤泊: 首先太阳城联盟的这些项目企业都是在去复制太阳城模式,大家也都知道太阳城模式是一个3:7开的一个开发建设模式。也就是我们70%做带产权的老年住宅,30%自持物业。我们通过这70%的产权房的销售,形成的利润,这个利润空间足可以支持这30%自持物业的建筑。最终可以看起来,它是一个资金平衡的关系,所以它是可持续的。第二点,我们也得到了金融业对养老产业的支持,最近我们多次地和金融业的一些机构进行合作,共同打造支持养老产业发展的资金池。我们可以透过斯诺基金、风投等等方式募集一部分资金。另外,像国开行和其他几家银行也在做养老产业发展的金融产品,我们从中取得贷款。比如说国开行现在就有一款专门为养老产业发展定制的金融产品,它贷款期是20年,贷款利率是基准利率。它前五年只还息不用还本,那么长达20年的时间,我们可想而知,不要说20年,10年之后中国的养老机构就会出现一床难求的局面。所以设置一个的20年的这样一个产品它是不会有风险的。

所以从金融角度的支持和我们用一个比较适合发展的开发模式来打造它,两者的结合,我想养老产业的发展是不缺钱的,另外的话也不会出现大的波动跟风险。

中国日报网: 您也知道北京太阳城现在在业内的成果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但是现在我们「百龄计划·全球联盟」正在打造一个中国太阳城的这么一个概念,请问我们中国太阳城的就会为我们联盟内的成员提供哪些帮助?

朱凤泊: 北京太阳城走过了13年,首先这个是属地的,不便于一个品牌的落地,这是其一。另外北京太阳城已经被业界和社会的一部分群体所接受,大家喜爱这个品牌,喜爱这个称呼。那我们考虑,不断地去发展壮大它,去做强做大它,同时也需要去维护这块品牌。而简单地维护北京太阳城,好像只是焊在了北京这块区域,我们应该建设全国联盟,它应该是国字头的,所以我们就注册一个中国太阳城。最近我们完成了这样的注册,叫「中国太阳城」,以后每个项目在冠名的时候,前面可以是它的属地加它的项目名称,后面就是中国太阳城。比如说刚刚送走了河南项目,它叫周口义新,那么它就可以叫「周口义新·中国太阳城」。比如在新疆,新疆的项目叫青湖园,那我们就可以叫「新疆青湖·中国太阳城」,以便于通过品牌冠名一体化的运作。当然我们内容是执行统一,执行标准等等。所以中国太阳城这块品牌可能从今后它会取代北京太阳城。

中国日报网: 朱总您刚才跟我们讲过的这些,包括太阳城,北京太阳城,中国太阳城这种模式是非常科学的,我们也希望它可以走的更远,所以我们就比较关心我们这个模式是否能够长期发展。当时我们也讲过,根据中国未富先老的国情,导致我们中国的养老地产只有自持为主他才可以发展下去,但是自持就会面临着需要大量地资金投入。那当我们的地产项目做的越来越大的时候,我们如何保持好资金链稳定健康的?

朱凤泊: 首先太阳城联盟的这些项目企业都是在去复制太阳城模式,大家也都知道太阳城模式是一个3:7开的一个开发建设模式。也就是我们70%做带产权的老年住宅,30%自持物业。我们通过这70%的产权房的销售,形成的利润,这个利润空间足可以支持这30%自持物业的建筑。最终可以看起来,它是一个资金平衡的关系,所以它是可持续的。第二点,我们也得到了金融业对养老产业的支持,最近我们多次地和金融业的一些机构进行合作,共同打造支持养老产业发展的资金池。我们可以透过斯诺基金、风投等等方式募集一部分资金。另外,像国开行和其他几家银行也在做养老产业发展的金融产品,我们从中取得贷款。比如说国开行现在就有一款专门为养老产业发展定制的金融产品,它贷款期是20年,贷款利率是基准利率。它前五年只还息不用还本,那么长达20年的时间,我们可想而知,不要说20年,10年之后中国的养老机构就会出现一床难求的局面。所以设置一个的20年的这样一个产品它是不会有风险的。

所以从金融角度的支持和我们用一个比较适合发展的开发模式来打造它,两者的结合,我想养老产业的发展是不缺钱的,另外的话也不会出现大的波动跟风险。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