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征集广告条幅

来自大四女孩的一封感谢信

2014-01-28 14:30   投搞 打印 收藏

0

尊敬的中国社会工作协会扶贫开发基金管理委员会的领导: 我是您们一直关注的邵裴,一名北京联合大学的大四学生,今年23岁。我是家中独女,因父母年大体弱常年有病,因病致贫、生活拮据。在我处在既要照顾不能自理的父母,又要准备毕业考试的困境时,是你们及时伸出温暖的双手,重又鼓起我克服困难,完成学业的勇气。

尊敬的中国社会工作协会扶贫开发基金管理委员会的领导:

我是您们一直关注的邵裴,一名北京联合大学的大四学生,今年23岁。我是家中独女,因父母年大体弱常年有病,因病致贫、生活拮据。在我处在既要照顾不能自理的父母,又要准备毕业考试的困境时,是你们及时伸出温暖的双手,重又鼓起我克服困难,完成学业的勇气。

三年前,我父亲因脑梗落下半身不遂,他为了我的学业,自愿去了一家价格低廉的民办敬老院。母亲肝硬化20年,去年病情恶化,肝昏迷致摔断双下肢,一年7次送医院抢救。由于无力支付高额的住院费用,每次都是稍有好转就把母亲接出院,在家吃喝拉撒都需要人来护理,我是他们唯一的女儿,为撑起这个家,我只好中断学业看护母亲。母亲看着穷困的家和劳累的我,非常心疼,几次提出不让医院再抢救的轻生念头,我都坚定地说,有女儿在,就决不放弃您,我们一定会度过难关的。

2013年12月中旬,母亲背着我给《北京晚报》的李记者打了求助电话,很快李记者上门采访,并于2013年12月30日,在《北京晚报》第19版上刊登了《妈妈肝昏迷爸爸半身不遂 大四女孩扛起家庭重担》的报道。

在我家情况被报道后的第二天,一位中国社会工作协会的温阿姨就给我打来了电话,她给我鼓励,让我坚持住,说协会领导非常关注我所处的困境,准备提供帮助。听到温阿姨语调柔和而又坚定的话语时,我顿时感到心里暖暖的,肩上的担子一下子觉得轻了很多。

其实,在我家情况被晚报报道后,陆续也有好心人打来电话,想要给钱帮我完成学业,学校也为我进行了募捐。可我觉得温阿姨与众不同,她不是简单的把钱打给我就了事,而是给我很多精神上的支持,她告诉我:中国社会工作协会的宗旨是“助人自助,为民解困”。

之前对社会工作只是耳有所闻,温阿姨是我接触的第一位社会工作者,也留下深刻而美好的印象。温阿姨和我交谈中并没有提到给多少钱,只是和我共同分析困境中的主因,帮我找出解决困难的办法、并制定救助方案和商量起草《捐助协议》。

在确定重点解决把我母亲送到一家养老院的方案后,我们分头行动。由于我母亲是“乙肝型”肝硬化,所以很多敬老院不收。经多方联系、做工作,最终海淀区北安河乡周家巷村东的一家民营“金山敬老院”同意接收我母亲。院方为防止老人之间发生交叉传染,提出“单人单间、专人看护”的要求,费用每年约3.6万元。

1月16日天气非常寒冷,但我母亲得知要去敬老院了,心情特别好,长久积压在她心头的期盼终于如愿以偿。温阿姨代表协会也来到我家,我母亲热泪盈眶地说:“谢谢,谢谢你们,我以前觉得家穷人又有病,我都绝望了,不想再拖累女儿了,可今天有你们帮助我觉得又有希望了!”温阿姨说:“扶贫帮困是中国社工协会扶贫基金的责任,我们赞成您为了女儿勇敢地说出自己的困境向社会发出求助。”

下午一点,金山敬老院的车如约来到楼下,温阿姨帮助工作人员一起把我母亲从楼上抬到车中,又一次次的把母亲沉重的日用品棉被等包裹搬下楼,怕母亲受风,为母亲拉紧衣帽点点滴滴细致入微,全然不顾自己。到了敬老院后温阿姨又和我一起办理了入院手续交费用,临走还安慰我母亲安心养病,有困难就打电话。

以温阿姨为代表中国社会工作协会的全力帮助令我和母亲十分感动,同时我也感受到社会工作者是以专业的知识,科学的方法帮助需要帮助的人的独特魅力。

如今,看到母亲在敬老院受到热情周到的护理,我如释重负已安顿好,我有信心提升自己的潜能,自立自强,在照顾好家人的前提下,努力圆满地完成学业,将来也像社工一样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把助人自助的精神传承传递下去。

邵裴

2014年1月17日星期五

  • 关键字
  • 责编:孙琳

  • 微博推荐